聽阿米伯說故事

讓我娓娓道來

[黑籃同人]砂時計 # It’s not about you

本篇大坑遙遙無絕期,這篇算從青峰的角度來寫的番外

裡面有一些本篇還沒寫到的東西,盡量寫成分開看也可以

不忍說原本想寫青黃去論壇賺耳釘看漢化本

可是寫完以後決定放棄^q^
本篇是無CP果然 不好歪啊(自己講

要是有看到腐味請跟我說我成功ㄌ 不然不敢丟(艸


以下放文






人要是想著某個人而去做某件事的話,不是崇拜,就是厭惡。

而靠在剛被報廢的陸行戰甲上正在跟紫原有一搭沒一搭閒聊的青峰,回想起他踏入軍部的原因,大概就是後者吧。

把抽到一半的菸丟給蹲坐在地上的紫原,青峰彎下腰看了看地上確定沒有任何會害自己受傷的危險物品之後,一屁股的坐倒下去。







砂時計 # It’s not about you







1.
「峰仔是從暴野桐皇來的吧?怎麼會想從軍呢?」從剛剛開始就面向著冰室離開的方向不曾移動過的紫原,在靠著尼古丁壓抑著食欲的同時,罕見的開起話題聊著,可能是因為菸快抽完了想轉移注意力,也可能是看青峰半躺在地上看起來快睡著的樣子不想讓他好過。
「室仔說過,暴野的人都很厭惡軍方,尤其是最靠近中央帝光的桐皇,十個有十一個都是比革命軍更討厭的暴徒。」

「啊,應該沒錯吧,」青峰用著含含糊糊的語調回應著,不小心被流彈畫傷的地方在過了如此久的現在終於開始隱隱作痛,「我可是直到來到軍方之後才知道原來子彈不是用不完的東西。」

「在桐皇,嬰兒可是綁著手榴彈才有辦法長大。」而不是包尿布。



2.
在衛生紙比子彈珍貴的環境下長大的青峰,第一次看到傳說中的”紙張”是在軍方的壓解大隊上,剛經過一場震爆的廣場上充滿了穿著統一制服的軍人,而他們手中派發著的傳單不小心飄落了一張來到躲在一旁觀看的青峰腳前。

除了大而血紅的宣傳標語,上面唯一的圖像是一個笑的眼睛都瞇起來的人。

對美醜沒有太大判別的那個時候,實際看到”紙張”的衝擊遠大過後來他想在那笑的過分燦爛的臉上揍上一拳的欲望。

在腦袋有意識過來自己做了什麼事之前,那張傳單已經被青峰撿起然後快速但小心的折好放入對小孩子來說過大了的褲子的口袋之中。

然後等到他回過神來之後,派發傳單的士兵已經在呼喊他的長官說有個小孩要加入軍隊了。



3.
捏緊了士兵遞給自己的新傳單,青峰感覺到一股從未有過的感覺竄騙了全身,他就像是剛從泥潭裡爬出然後被清水沖洗過了一樣,在感到自己的皮膚彷彿開始第一次碰觸到空氣之外,也想不起來自己在點頭之前那十幾年到底是如何活過來的。

就像是後來黑子哲也握住青峰大輝伸出來的那雙手時的感覺一樣,赤司告訴他,那應該可以稱作如獲新生。



4.
青峰把手伸進褲袋裡掏了掏,掏出來的只有空掉的菸盒,以及此時此刻看起來多的有些可笑的自燃火柴。
「在帝光雖然不能隨心所欲的看哪個傢伙不爽就殺掉,但至少可以確定自己也能不會被隨便就幹掉。」
「暴野真是個聽起來很有趣的地方啊。」把燒到盡頭的菸屁股隨意丟棄,紫原也開始摸遍全身上下所有的口袋,希望能找出任何一點可以放進嘴裡的東西。



5.
在這個陸地稀少的時代,作為陸軍而存在於編排通常意味著特種階級,畢竟必須兼職著保護、反擊和進攻,不是擁有卓越的體能和攻擊技巧就可以成功的,還要有著可以同時上空下海的能力,而且是不管哪種都必須極端卓越──至少,在停機倉被炸掉之前,選擇要報廢以防被搶走以及用來逃生的機具都是很重要的。

離預定時間遲了十分鐘踏入派發室的青峰,看到了一個頗為熟悉的背影,再打了個哈欠後一邊抓著剪得極短的頭毛、一邊站到那個駝著背的身影旁邊。

「青峰君,你遲到了十分鐘。」

原本空無一物的前方傳來了有點耳熟的聲音,原本無聊的看著天花板的被指名者忍不住顫了顫,看著眼前突然出現的身影冒出了幾滴被驚嚇出來的冷汗。

忍住快要出口的髒話,迅速確認過眼前的人軍階比自己高之後只能快速的道歉,雖然一點都不誠懇,「十分抱歉,我迷路了。長官。」

被那雙毫無波動的眼神瞧了好一陣子,青峰覺得那股從腳底竄起來的涼意已經環繞了身體好幾周圈,忍不住把原本有點鬆懈的身體挺得更直一點。

「沒什麼,只是我也不可能派紫原君去接你,兩個都不見我會很困擾的。」
無音調起伏的說完這句話之後,面前自己看來矮小的長官已經轉過身做了個示意他們跟上自己的手勢,「這次不要再迷路了,赤司君可是沒有過多的耐心足夠拿來耗在你們身上。」



6.
沒有過問面前人的姓名、沒有在意對方口中的人名,也沒有回頭去看背後曾經配合搭檔過幾次還算熟悉的傢伙。

進入軍隊五年,青峰很清楚不看、不聽、不問,只管把自己的事做好然後如果可以就做得比被交代得更好的生存準則。

但是直到被排入可以算是最高榮譽的特陸軍,直到曾經的上司隊友只剩下從前的一半,他對於這條準則一直處於一個不知該強硬的服從還是乾脆破壞掉的矛盾之中。

起因於那天他除了知道那位名叫黑子哲也的長官在上次任務被他搭救過所以也因此讓青峰升了官,紫原從偶爾合作的別隊隊員成了室友兼搭檔,還有那位出現在宣傳單上的軍部形象代言成了自己前輩的傢伙身上。

那個沒大沒小、聒噪、毫無紀律、完全不像軍人、超級娘們的黃瀨涼太,在分離前的那兩年內,不停的、不停的挑戰著青峰的忍受極限,拿著前輩的身分倚老賣老就算了,翹班、搞砸任務、老是跑來打擾自己的生活作息,要不是常常有紫原在背後架著自己,那張被拿來宣傳用的臉大概會被送進醫院縫合很多次吧。

這樣的傢伙為什麼位階可以比自己還高,只是因為那張看了就想扁的臉嗎?


再如今這個再次碰面又重新分開的時刻,其實已經沒有太多必要去認真思考了。




7.
「是很有趣啊,可惜我覺得帝光更有趣。」
不管坐在旁邊那個大個子的騷動,青峰把垃圾丟掉、可用的東西裝回身上,再次看了看周遭遮蔽物可以暫時掩護自己不用擔心馬上被做掉之後,讓身體從坐姿自然滑落成半躺的樣子。

「一堆不正常的傢伙。」

「峰仔也是不正常人啊,不如說正常人只有等著被殺掉的份吧。」終於從褲管那裡的暗袋掏出一根僅剩的棒棒糖,紫原高興的把包裝紙撥掉、迫不及待的塞進嘴裡。
「小心等等睡著被打到我可不會救你歐,峰仔。」

「囉嗦啦,吵死了!」



8.
那兩張被保存超過了十年的宣傳單,一張遺落在軍部宿舍房間的牆角,上面充滿了皺摺、乾掉的酒漬、彈孔穿過的焦痕以及被刀子切割過的痕跡,已經有蜘蛛在上結了網。



9.
兩年前離開、半年前回來,加上這次的混戰,黃瀨曾經從帝光離開過三次。

青峰一直認為自己是討厭他的,儘管赤司老是陰笑著說,既然你們感情那麼好那麼要處罰當然是連坐,這更讓自己對黃瀨的厭惡更上一層樓。

可是由於黃瀨的軍階比自己大是不爭的事實,一同被派在黑子名下的他只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忍受這個甩也甩不掉的麻煩。

我是因為阿哲才忍受這傢伙的,這個認知一直到黑子叛逃、黃瀨被分發都沒有改變過,直到他做為人質回到帝光,那個狼狽樣真是怎麼看怎麼讓人心情愉悅。

他打從心底認真的討厭這個傢伙。

討厭在我活的那麼痛苦的時候看到一張愉快的臉,討厭那個看起來很快樂的人在我揍不到的地方。

驚喜的笑臉是絕對不能接受的。

從一開始厭惡的想殺了他,後來討厭得不想靠近他,到現在那傢伙終於完全離開後自己之後的解脫,他絕對不會承認這之間有那麼一點點的失落。

討厭你。



10.
另一張雖然因為沾染過泥水而有些髒汙,摺痕也因為年歲過久而使整張只有破裂的危險,但一直好好的躺在槍袋的暗袋中,一個已經完全被槍主人遺忘的地方。



11.
「所以峰仔到底是為什麼要從軍啊?」終於想起來最初話題的紫原看著遠方緩緩朝這裡前進而逐漸變大的黑點,瞇起原本就懶得完全睜開的眼睛,想看清是否是自己在等待的人。

「那麼久以前的事,誰記得。」



12.
關於青峰是因為宣傳單上那個雖然沾上了灰塵卻仍舊白閃閃的人而進入軍隊的資訊,只有自己知道就好。

望著那一紅一黃消失在開始亮起來的天空遠端,青峰覺得耳朵感知噪音的細胞也終於敵不過漫滿全身的倦意而閉上眼。









那是我的事,跟誰都沒有關係。

It’s not about you.















#
撸到一半看了P站ALL青之後…原本想寫的ㄑㄈ已經回不來了
因為是寫架空所以雖然很努力的想盡量不OOC,不過怎麼想要是那種環境下長大的ㄑㄈ跟在愛中長大的ㄑㄈ絕對不可能一樣,希望能接受的就將就看吧
原本有想把小桃寫進來的,不過那樣這篇會變成大長篇,所以刪掉(艸
紫青搭檔超萌(醒醒

感謝閱讀
  1. 2012/09/08(土) 17:51:46|
  2. 沙時計
  3. | 引用:0

引用

引用 URL
http://jan79109.blog126.fc2.com/tb.php/378-8c52b622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本院重症病患

米伯

Author:米伯
號稱是創作者的生物
停筆中


童年崩壞
新醬我老婆//

歡迎來玩///我家訪問

病史

案例分類

未分類 (87)
最近生活 (93)
閒聊 (33)
萌 (31)
黑籃 (6)
烙仕沁 (10)
屍鬼 (14)
蒼穹のファフナー (8)
ㄟ批ㄟ區 (47)
over night (16)
大事目蓋裏 (4)
思念之距 (7)
沙時計 (5)
銀他媽 (1)
全職 (1)

病歷噗噗

Plurk.com

病友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國旗國旗(口水

free counters

掛號人數

搜尋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