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阿米伯說故事

讓我娓娓道來

[黑籃同人]砂時計 # after the beginning


終於湊到數量了 所以來網誌發發

因為後來寫的故事架構的關係,把原本的小篇合成一章

以這種速度來發的話 要貼鮮網不知道要啥時了^q^

不過沒差就是了







「小火神~」

一聲很有朝氣的呼喚穿破了早晨的寧靜,隨之而來的是節奏快速的腳步聲,還沒從睡眠中清醒的傢伙無意識的分辨著傳入耳膜不同頻率的聲響。

「我來找你玩啦!快起床!」

隨著叫喊聲一起響起的是金屬摩擦的嘎嘰聲,黃瀨涼太推開看起來年歲已久,有些生鏽和扭曲的鐵門,一陣張望之後發現了角落一堆金屬零件裡、顏色不太對的一塊。刻意放輕腳步的挪動到油味濃重的地方,前些日子認識的朋友正歪七扭八的睡在破銅爛鐵堆起來的小山上。


被闖入者連拉帶拖的甩進廚房清洗之後,清醒過來的火神大我第一件事就是拽起黃瀨涼太的領子對著他的耳朵大吼。

「你不要每次都直接把整桶水拿起來潑啊混仗!!」

看著眼前人渾身濕透、順著褲角流下來淌滿泥地的水都泛著灰色、原本亂翹的頭髮凌亂貼在臉頰上的狼狽樣,被吼的有些耳鳴的黃瀨涼太一點反省意味都沒有的笑道,「反正小火神那麼髒了就順便把全身洗一洗吧~」



認識黃瀨涼太後的第二個365天,火神大我覺得,當初跑去那台緊急迫降的飛行器旁查看的自己,很容易把良心浪費在沒有必要的地方。





砂時計 # after the beginning






「喂,黃瀨,分部的那些傢伙回來了啊?」
推著板車後尾的火神大我在前行當中問了一句,截斷了正嚷嚷著昨天哪家姑娘又送了他一塊乳酪等等分給他來做烤餅芸芸的黃瀨式唱盤跳針,讓前方拉著板車把手的黃瀨涼太回過頭來一臉驚訝的看著他。

「小火神怎麼知道?我還沒有說到昨天前輩們回來時候森山前輩他…」
「你們昨天是在重新粉刷戰鬥飛行器吧。」
再度打斷前方人又要重新開始的長篇日常流水帳,火神放開推著板車的雙手,挺起身來搥了槌肩膀和腰,「果然不該直接睡在零件上,全身都好痛。」

「小火神總是會出現在莫名其妙的地方然後被我看到呢,第一次是出現在草原中央唯一那棵樹上,還扛著一桶水倒翻在自己身上,第二次是在港口滿是魚內臟的廢料處理槽裡面,第三次……」
看到火神大我放開手之後,黃瀨涼太也跟著放開拉著的把手,然後掰著空閒開來的手指一一細數跟眼前人印象深刻的每次會面,「這次是有床不睡直接睡在廢物堆上面,還算正常。」

「還不都是因為你的關係!!那時候是怕你那台爛飛行器不小心爆炸才打算先降溫再救人的啊!!誰知道你這傢伙不在飛行器上會掉在樹上啊!嚇死人!還有那些是還能用的零件不是廢物堆!!」
本日的第二吼再次獻給那相識了兩年笑容依舊燦爛的像白癡的傢伙,脫下沾滿油漬的厚重手套塞進工作服的大口袋裡,吼了長長一段的火神大我吐了長長的一口氣,壓下怒氣後露出一臉調笑。
「而且你那件工作服一定從昨天晚上到現在都沒換對吧。」


「天啊你是誰?!把小火神還給我!!」黃瀨涼太做出一臉驚恐的表情,用誇張的姿勢連跳三大步遠離剛剛站的位置,「小火神的智商低的跟比目魚一樣怎麼可能猜到!你到底是誰?!連分岔眉毛都學的有夠像!不過我可不會被你騙的!」

「誰智商低的跟比目魚一樣!!」火神大我跨了幾大步追了過去,一巴掌毫不留情的拍在黃瀨涼太的後腰上,「你前輩的鞋印超完整的印在這裡,這附近能用白色塗料的只有戰鬥機了白癡!!」

打打鬧鬧的直到被纏不過的火神大我答應幫黃瀨涼太去掉工作服上那可笑的鞋印之後,前者一邊忍受著後者嘤嘤嘤的哀調他完美的帥哥形象,一邊檢查著昨天剛修改完畢的引擎。



「小火神,今天打算飛多遠?」終於停止噪音騷擾的黃瀨涼太看著火神大我拍拍土黃色的飛行器一臉滿足,也跟著靠近看看那耗費了兩周時間後改造出來的成果。


「能飛多遠就飛多遠。」
看著一臉豪情壯志的朋友,黃瀨涼太小小聲的吐了槽。

「至少要留一半的油飛回來啊,笨蛋火神。」










趁火神大我正在檢查引擎的時候,黃瀨涼太熟練的準備要爬進飛行器後方的駕駛座,卻難得的被制止了。

「不是說今天要飛到飛不動為止嗎?你今天忘記吃魚油了?」黃瀨涼太跳下爬到一半的繩梯,把手伸到火神的額頭探探他的體溫,一臉凝重。

「你才需要吃魚油!!去救救你自己的腦袋!!」拍開黃瀨涼太裝模作樣的手臂,火神大我也難得露出嚴肅的表情,「這不是定番嗎?出航之前的豪情壯語,增加士氣用的,不一定要做到啊。」


黃瀨涼太盯著一臉認真的火神,想看出他到底是在裝笨、還是真的應該趁他哪天出門的時候,偷偷進去他家把地下室那些可以進博物館展覽的老舊英雄漫畫拿去當柴燒。


「好啦,不跟你鬧了,只是剛剛突然有種感覺,今天可能有事發生。」

看著黃瀨涼太那張有點扭曲的俊顏,火色的雙瞳直直的映進黃色瞳仁,帶著一股威嚇的氣息,交雜著一點點擔心。

「我應該無法飛太遠,也許很快就回來了。」


「小火神你是野獸嗎?」黃瀨涼太在過了十幾秒後撇開直接撞擊的視線,無奈的笑說,「野性的直覺這種東西,會相信你的只有我了吧。」


『這種似曾相似的威嚇力、氣勢和直覺』


「這叫預感好嗎?」爬進飛行器前方的駕駛座,火神大我在戴上安全帽護目鏡之後,開始檢查儀表板和各個踏板把手,認真的而虔誠撫摸過所有開關按鈕,就像一場儀式。



「你先去把炭火燒一燒,等等我再做烤餅。」

觀上氣密玻璃窗之前,他拋出這句話,然後扭開了啟動伐。



留在原地倚著板車的黃瀨涼太皺了皺鼻子,「回來要叫小火神修一下排氣孔了。好黑好臭,根本就像他自己放屁一樣。」

靠在兩人相遇的那棵樹上,黃瀨涼太輕輕的笑了幾聲。望著火神離去的相反方向,只有無雲的大片湛藍,恍的色素不足的眼睛只想流淚。


『沒有制止這次的飛行,也許是在期待什麼』



「要是我不小心燒掉烤爐他大概也會修吧?去磨坊要一些麵粉好了~」

令人無法安心的話語遺留在草地上,被風吹散成無法拼湊的音節,消失在空曠的原野中。






隔著雙重玻璃向外看出去,是一片熟悉的景色--深藍到接近黑色的大片水域,在其中零零稀稀的散落著被侵蝕得看不出原貌的遺跡,一直忘記去查查從前這片地方到底有哪些城市,每次經過都會想起,可是也每次回到家裡就會拋諸腦後。

那畢竟是跟自己無關而且太過遙遠的過去。

小心翼翼的控制著重量不太平均的機身,火神大我一邊用眼尾餘光觀察著空中的狀況一邊擺弄著各個踏板和把手,把儀板表上顯示的各種數值紀錄刻進腦子裡,以便回去做之後的調整。經常被黃瀨涼太嘲笑大腦空的像比目魚的火神大我,卻也曾經被真心讚美過只要是關於飛行器的事情就會像突然吃了十斤魚肝油,幾乎沒有什麼難得倒他。

等到所有數值大概控制在正常的狀況後,火神大我開始尋找能夠短暫降落的地方。左翼的擋風板似乎無法跟上引擎的速度調整方向,雖然沒有太大問題,不過還是小心為妙,畢竟氣流的變化無常是時刻大意不得的。

又飛了一小段距離,火神大我發現了一片異常淺藍的海域,用望遠鏡查看發現是一片因為海水侵蝕範圍又擴大了之後被棄置的港口,雖然被水淹掉而無法泊船,但是讓小型飛行器暫時停泊和重新起飛的話還算堪用,好在他今天踩著橡膠長靴就直接出門了,不至於讓雙腳浸泡在海水裡過久。

把飛行器停好之後火神大我並不急著修理,拔掉啟動伐的插消之後沿著廢棄漁港的範圍展開探索,看看有沒有什麼有趣的東西可以帶回去,反正今天後座沒人剛好有足夠的空間可以放。



只是沒有想到帶回去的剛好是個人。










細微的談話聲斷斷續續的傳入耳膜,明明是熟悉的語言可是無法判斷字與字相接起來的內容,甚至連單詞的意思都無法解讀。

再然後感受到的是沉沉的疲憊,眼皮酸澀的無法睜開,光透過微血管照射進入瞳孔因而使眼前一片血紅,可眼皮卻像被用強力黏著劑膠合後再用針線縫起來還沒打麻醉一般,刺痛又黏撯。身體彷彿不是自己的,無法靠意志挪動的手指乃至於全身就像是被水泥灌注造出來的,只剩神經系統還在運作,把一切細微的感受傳回給被塞了一坨棉花在裡面的大腦。

於是在眼前重新恢復成一片黑暗之後,又沉沉的睡了過去。

『這並不是我所渴望生存的世界』

灰白的畫面裡閃過的是幾個鮮艷的點,被土色的線架構,然後是被紅色淹沒的面。

『所以決定要改變,用這雙手』





「小火神,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撿了個不得了的東西回來?」

咬著混入大量乾果餡料及砂糖的乳酪烤餅,搬了張木椅坐在火神大我臥房前的黃瀨涼太對著在廚房忙碌的家主人說到,時不時回頭看看房間內的人醒過來沒。

時隔三年的再次相見,沒想到會是這樣的場面。

被海水洗去血色的慘白膚色,看似瘦弱卻比以前來的健壯的身子,要不是那特殊的淺藍髮絲同樣被黑水侵蝕的掉了被染上的土色,估計自己也會把他錯認成陌生人。

咬斷從烤餅內牽到嘴邊的乳酪絲,甜甜鹹鹹的味道混著乾果獨特的酸味。

真想讓床上的人也嚐一嚐。



黑子哲也的懸賞單從兩年前就被大量的印刷然後貼在各個可被目擊的角落,黃瀨涼太其實並不清楚當時發生了什麼事,只是他從前任上司手上接下的最後一個任務,就是帶著上面印有自己好友相片和名字的大疊紙張,從首都來到海常。

然後,因為飛行器故障不小心燒毀一半的懸賞單,好在自己也不必再回去報備,小小的意外稍微瞞混一下就這麼過去了。


幾個小時前離開的森山由孝在黃瀨涼太的苦苦求情外加哄誘拐騙下,答應不會洩漏他剛剛緊急搶救過的人的任何消息,「我是不知道你們曾經有過什麼交情,但是僅此一次。」說完就故作瀟灑的離開,只是從他掏出菸盒點上菸的動作看來,這次火神大我的確是找了個大麻煩給所有的人。

「要是你的預感一直都這麼準,麻煩下次請把自己關在家裡哪也不要去,」

西下的夕陽襯著背光的黃瀨涼太,金色的頭髮像是被染成了酷似自己的髮色般,火紅中帶著秸色的明亮,被隱在陰影中的笑臉讓火神大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壓迫,認識的700多個日子裡,那個總是嘻皮笑臉的人常常有像現在這樣反坐在自家的椅子上、下巴靠著椅背雙肩放鬆的懶散姿態,但是這還是他第一次知道用這樣姿勢坐著的人,可以散發除如此強大的威壓感。


「好嗎?」


好像成了另外一個人。










黑子哲也清醒過來的時候,以為自己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

夢裡的他離開了軍方兩年,隱姓埋名的在一個個廢棄城市裡躲藏,遇到了志同道合的同伴,一起為了理想拼搏,然後在夢的結尾,他記得被海水腐蝕的刺痛,暗紅色的陰影遮蓋了他的視線,之後是一片黑暗。

睜開眼就看到敞開的房門,那個在非正式場合永遠喜歡把椅子反著跨坐的後輩一如往常坐在門外的右邊,露出半條修長的腿還有靠在手臂上半個金燦燦的腦袋。

他醒來聽到的第一句話一定是──

「小黑子!你終於醒了!」

一如往昔。





再火神家解決掉晚餐後黃瀨涼太並沒有馬上從餐桌上溜走,而是端著火神大我特地熬的麥片粥坐在火神家唯一一張床的旁邊,用著極其小心的動作慢慢的餵食著暫時無法動彈的黑子哲也。

從黃瀨涼太的神情舉止中火神大我猜到他撿回來的人跟這小子曾經有過一些什麼,所以在收拾完餐具之後把人丟給他照顧,自己則把從廢漁港撿回來的機械零件搬到工作桌上面開始研究,一邊拆解一邊畫下解析圖,除了方便之後組回去也方便理解整體作用。

海常年輕的總指揮笠松幸男、是發掘出火神大我擁有機械製作和操控天賦的人,而他自然百分百的信任這位機械天才,身為海常分部聘請的機械師,為了維護方便軍方並不會制止火神大我把新型的引擎拆開後再組回去,因此他常常有機會看到各種新型或舊型的飛行器,隨手記下的分解圖還被小心翼翼的用保護套封好收藏軍方專門特製的資料收藏庫裡,火神大我的家中也被強制安放了一間圖紙收藏室,黃瀨涼太最常翹班來找朋友玩的理由就是──

「小火神每次畫完圖都隨手亂丟,一個不注意搞不好還會像上次一樣被他拿去廁所當衛生紙用,所以今天我要去幫他整理啦前輩掰掰~」

見到黑子哲也一邊緩慢的進食一邊打量著周圍的環境,黃瀨涼太開始慣常的聒噪,介紹完火神的臥房後開始介紹這間房的主人,還讓開了自己擋住黑子哲也看向房門的視線,指著背對著他們工作的火神大我繼續嘮叨著有關這位好心人是怎麼把他撿回家的故事,然後再不著邊際的說自己和火神這幾年來在海常的生活,也不刻意避諱一些關於軍方的事情,就像是不知道黑子哲也如今的身分,只當他是一位失聯多年的老朋友。

把最後一口粥塞進黑子哲也的嘴裡,黃瀨涼太收拾了一下餐具和藥包殘渣正要離開床邊的時候,用跟剛剛相比輕了很多的聲調說了句簡短的話,便離開了有些陰暗的房間。

「我不清楚當年發生了什麼,但是小黑子你是我永遠的朋友。」


所以不問發生過的事,不把你舉報出去,等到傷養好了,就算你要再次離開我的身邊也無妨,只是


「謝謝你,黃瀨君。」


這次,至少要當面把道別說出口。



之後的幾天,黃瀨涼太並沒有像第一天那樣整天守在黑子哲也身邊,總是在接近傍晚的晚餐時間匆匆出現,確認了傷患無大礙之後又匆匆消失。

由於傷勢頗重,加上原本似乎就有點營養不良,黑子哲也在一天之中醒來的時間很少,身體的自我修復機能強迫他幾乎24小時有20個小時都在休眠狀態。

而火神大我也樂得不用應付這似乎頗為棘手的小傢伙,反正要是病患沒有起來吃飯,那一人份的食物對大胃王的火神大我來說並不是難以解決的事。

第四天晚上,準時推開火神家鐵門的黃瀨涼太踩著虛浮的腳步先繞去病床旁邊,發現人還沒醒來、而且看起來暫時也不太會清醒的樣子之後,又踏著軟綿綿的步伐飄到傳出食物香氣的廚房。

「小火神~我好餓!」
把鍋子裡的食物翻了個面,火神大我稍微分了一點注意力給語氣綿軟的友人,然後發現這幾天都沒仔細看的那張精緻面孔上,出現了有點嚇人的黑眼圈,發白的臉和紅的有些可怕的唇,加上微微泛紅的眼眶,一整個就是很多天沒睡的慘樣。

「你們在搞什麼啊?先是把定期的維修延後,然後你又把自己搞成這副蠢樣,分部發生什麼事了嗎?」
把原本想抱怨某人一來就蹭飯的話語吞回喉嚨,出口的是從認識開始就對那個某人放心不下的關切。

「也沒什麼啦,笠松前輩說有幾個中央的高官要來參觀,安排和打掃分部弄得大家很累而以。」
簡短的交代幾句之後黃瀨涼太攤在餐桌上呈死屍狀,等火神大我把食物端上桌時,只看到失去光澤的金髮散在桌面,從金毛下面傳來節奏穩定的呼吸聲。

「到底把我家當成什麼了啊?」
把一人份的餐點用保溫裝置收起,亮著溫馨暖黃光的餐廳內只剩下咀嚼的聲音夾雜著輕輕的打鼾。

接收完昔日同伴洩露出來的資訊之後,黑子哲也緩緩張開了眼睛,門口透進來的燈光模糊了他臉上的表情。


『中央的高官嗎』


『會被派來海常的,大概也只有那一位了』

















#
第一章大概暫時到這裡
原本可能會更長,不過就留到之後再看看吧^q^
能寫完我大概就 可以去拜老天保佑了,五千字才第一章
大鋼裡有15章啊窩的天
老天保佑我愛退潮前寫的完^q^

款款去睡 錯字請幫忙ㄌ
  1. 2012/08/19(日) 02:16:57|
  2. 沙時計
  3. | 引用:0

引用

引用 URL
http://jan79109.blog126.fc2.com/tb.php/375-66d4bdc5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本院重症病患

米伯

Author:米伯
號稱是創作者的生物
停筆中


童年崩壞
新醬我老婆//

歡迎來玩///我家訪問

病史

案例分類

未分類 (87)
最近生活 (93)
閒聊 (33)
萌 (31)
黑籃 (6)
烙仕沁 (10)
屍鬼 (14)
蒼穹のファフナー (8)
ㄟ批ㄟ區 (47)
over night (16)
大事目蓋裏 (4)
思念之距 (7)
沙時計 (5)
銀他媽 (1)
全職 (1)

病歷噗噗

Plurk.com

病友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國旗國旗(口水

free counters

掛號人數

搜尋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