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阿米伯說故事

讓我娓娓道來

over night 片段補完

昨天睡前突然想到一些梗

於是看我睡醒還能記得多少....

補完一些之前沒細想的部份













over night這個故事

只是想寫一些關於無法捨棄的、和必須執著的
一些身為人而無法割捨的情感罷了

我想表達的是那種...超越了一切的唯一,對於"心中所想"的絕對忠誠

對於國家和對於宗教,為了人和為了信仰

為了守護代表著"國家"的羅維諾,和為了保護代表著"宗教"的菲力奇亞諾
為了各自的信念而相遇的一群人們,而紀錄的這個故事

期待著黎明所以必須跨過夜晚
















片段一

「我...不懂,安東尼奧」基爾伯特推開安東尼奧寢室的門,搖曳的火光照進他血紅的雙眼,「如果想要打破這樣的體制,不是只要破壞了中樞就夠了嗎?」

坐在書桌前的身影看向站在門口的青年,露出一如既往有點憨厚的笑。

「我都忘記你實在不是很聰明了...嗚啊!小心點阿你!」

憨厚個頭!那只是個說話不經修飾的白痴傻笑吧!!

接住基爾伯特迅速從暗袋內拔出直直射向自己的臉的小刀,一滴冷汗從安東尼奧頰邊滑落。

「好了好了別激動嗎~」一邊打哈哈一邊把小刀放在書桌上,安東尼奧仍是那副笑臉。

「直接破壞掉是很簡單沒錯,但是我們現在需要做的是為失去了那個體系的這個世界打基礎啊。」

「如果不做好準備,一但機制崩毀了,這個世界也會毀滅的」

現今存在於這個當下的人們習慣的是在這樣的規矩下的生活
習慣是無法在一夕之間改變的
為了將對他們的危害剪到最小,我們需要時間的改變

你懂嗎?基爾

我們要做的,是為了底下千千萬萬的生命作打算啊

這並不只是屬於我們的故事而已

你,懂嗎?

這才是革命軍存在的目的













片段二


你們是不會懂得。

「貴族跟我們比起來,雖然比平民的壽命長久,還是太短了。」

看著有著跟曾經的他們一樣面容、一樣聲音、相似的個性的他們

雖然很相像,可是

那個暴力女和小少爺

已經確實哪裡都不再了




「長生的痛苦你們是不懂的。」

那是永恆的孤寂













片段三


知道為什麼路德維希明明身為教皇的直屬護衛騎士,卻跑到最前線去爭戰嗎?

正因為他的身分,所以才會如此決定

單單身為平民的記憶時數已經有限,更何況是活了更長久的上位者

於是為了記錄下關於這場戰爭的一些事件細節不被遺忘

作為"紀錄體"而存在著

隨著一世一世肉體被消滅,累積起龐大的記憶容量

而隨著這些逐漸超載的事實,對於菲利奇亞諾,也只剩下"發誓過永遠守護"的這樣一個強烈的印象存在於靈魂之中

已經漸漸的變成只知道遵守而失去意義的執念了

而這個故事也在他終將崩毀的那個剎那結束消失...吧



「我只是想...守護他罷了」

「就讓所有錯誤和秘密隨著我(靈魂)的崩毀一起埋葬於灰燼之中吧」

「這樣...他應該就能得到...他所希望的,最簡單的幸福了吶...」













當初寫這個故事是因為

被"雙面騎士"裡面的角色為了"騎士精神"
這種無形而強大的信仰力量
在世代交替間崩毀、摩擦而撼動到

而且覺得APH這個人設廣犯而且複雜的很適合拿來描寫這種

所謂"信念"究竟會怎樣的影響一個人乃至於更大範圍的...


於是就開始了碼字的漫漫長路
而且目前為止是套到別的同人都無法接續執行的
所以現在仍在苦苦掙扎
只能像這樣想到一點補一點了ˊˋ
我是很認真的想要寫完啊...無奈
  1. 2011/03/26(土) 17:00:06|
  2. over night
  3. | 引用:0
  4. | 留言:0
<<我老ㄆpart3 | 主頁 | 相似之愛>>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jan79109.blog126.fc2.com/tb.php/296-a1d45e04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本院重症病患

米伯

Author:米伯
號稱是創作者的生物
停筆中


童年崩壞
新醬我老婆//

歡迎來玩///我家訪問

病史

案例分類

未分類 (87)
最近生活 (93)
閒聊 (33)
萌 (31)
黑籃 (6)
烙仕沁 (10)
屍鬼 (14)
蒼穹のファフナー (8)
ㄟ批ㄟ區 (47)
over night (16)
大事目蓋裏 (4)
思念之距 (7)
沙時計 (5)
銀他媽 (1)
全職 (1)

病歷噗噗

Plurk.com

病友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國旗國旗(口水

free counters

掛號人數

搜尋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