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阿米伯說故事

讓我娓娓道來

續篇

昨天的續篇

真是拼死命的暴字數...好可怕啊!!!!居然四千多字!!!!!

最後結束的地方應該還會在修過...不過終於在今天打完了

早上原本打了一個突發短篇之後就不想在動這篇...結果在鮮網打不開無事可做之下又打開來瑪字了

結果打一打就爆字數...今天居然打了快三千字!!!(加上突發

(把明後天的預定字數配額全部消耗殆盡



這篇還沒想好標題...不過也是人參系列



嘛啊,打一打感覺跟開頭又完全無關了啊哈哈(乾笑































07

過了幾天,田裡的工作告一個段落,都還沒好好玩過的艾斯帶著弟妹們住進了之前借宿的旅館裡。

聽當地居民說的,夏日祭快要開始了,到處都是一片熱鬧的景象,生機勃勃。

不定時的會有攤販聚集而成的臨時市集在廣場開賣,興致所及、也會有人們就這麼彈奏起樂器,在噴水池邊開始跳起即興的舞蹈,孩子們朝路過的人們灑出新鮮的花瓣,大人們也不會生氣。

快樂熱鬧而和平愉悅、令人心情舒暢的日子。

臨時接到爺爺的電話,因為四年一度的大型慶典剛好給他們碰上,而身為重要人物的卡普因為工作抽不開身,於是拜託安去會所裡幫忙。早出晚歸、只有偶爾會在路上碰到她,艾斯忍不住有點擔心眼睛下面開始出現黑眼圈的妹妹,雖然她看起來非常滿足而愉快的樣子。

除了安,從他們住到鎮上開始,路妃就三天兩頭不見蹤跡,聽安說起來似乎也不是去幫忙的樣子。雖然魯夫一個就夠艾斯忙了,免不了還是有些擔心。畢竟經過了前幾天的事,沉積在心中的陰影還沒散去。





08

於是就在這樣的基調下,山中小鎮迎來了最後一天的隆重祭典。

早晨從廣場的免費發送美食開始,廣場中只擺放了烹煮用得器具和陳列食物的桌子,難得終於又四個人全部聚在一起享用豐盛的早飯,看著安拿著雞腿逗弄兩個小孩,艾斯開心的又灌下一大碗滿滿的山菜粥。

之後因為要開始準備下午的活動,安匆匆忙忙得離開往會所跑去,來時不時的回頭揮手要他們一定要小心注意、還有要記得來看表演。

而就在艾斯沒有注意的時候,路妃和魯夫交換了一個眼神、然後調皮的眨眨眼,前者就在後者纏上大哥要去跟其他人參加早上的潑水打仗活動時、偷偷的溜走了。

雖然事後招來大哥得一頓臭罵,不過現階段艾斯只是在發現又丟人之後、無奈的聽著魯夫參雜著笑聲和尖叫的保證,心中有那麼得一點無力。



午餐過後便開始了大型的遊街表演活動,除了裝扮過後的有趣花車,雜耍技藝,孩子們的唱詩舞蹈,緩慢向前移動的表演隊伍還時不時的會朝周圍觀眾隨機拋送花朵或零食點心,當然還有突如其來得一盆涼水從天而降,引起尖叫聲和笑聲不斷。

遊行中段開始便是有故事性的祭典活動,觀眾開始跟隨著隊伍緩緩朝祭台移動,被艾斯背在身上的魯夫看到扮演著祭壇侍者的安,帶領牽引著搭載扮演傳說故事主角的祭祀者的華麗拖車,兄弟倆充滿朝氣的朝安歡呼大吼,而安則是對兩人報以微笑然後繼續慢慢前行。





09

到達位於城鎮盡頭的祭祀舞台,大量的民眾和護衛保全已經在此等著最後的祭祀表演開始,最慢到達的台車終於駛到了終點,在侍者的幫助下,裹著黑色及肩斗篷的祭祀者下了車並脫掉包裹住整張臉的玄色布料。

底下露出的是一張令人驚艷的美麗臉孔,只是稍稍著妝卻艷麗無比,黑色緞帶般的長髮隨著布料的移除向瀑布般宣洩而下,雖然身著著男性寬大而華麗繁重的古代祭服,卻遮掩不住姣好的身段,令許多人發出喧嘩的讚嘆不已。

接過侍者捧著的短笛,一瞬間另所有人安靜下來的悠揚樂聲響徹山谷。

隨著音樂奏起、舞台上開始出現跳著祭舞的舞者,隨著劇情一幕幕推演變換,帶著鬼面具的少女和祭祀者相戀、分離、被民眾攻擊、失去人性而最終倒臥在戀人懷中逝去的鬼…

激昂的音樂伴隨著被劍刺穿的鬼少女倒下而結束,再次響起的悠揚笛聲代表著祭祀者對失去摯愛的難過,躺在祭祀者懷裡的鬼在生命即將消逝之前恢復了少許人性,但是伴隨著強大力量的血意卻無法隨著她的意志消滅對這個世界的詛咒。

將戀人放上祭壇的祭祀者哀慟不已,卻無法放下自己救贖世界的職責,於是在為了殺死鬼而筋疲力竭、心靈受到打擊而創傷的最後,用自己的生命破壞了詛咒,雖然不會危及到會毀壞世界,但是人們還是要定時祭拜好壓制詛咒,於是有了四年一次祭典,傳承到了現在。


在祭祀者的帶領之下做完了祭拜的最後動作,天空已經整個暗了下來,用火把取代電燈的照明,把祭祀的動物和食品烤熟了分給大家食用,讓每個人都分到祖先的保佑,在歡笑聲中結束了祭典。






10

在主要人員的帶領之下,鎮民們拿著一盞盞水燈聚集到河邊,在祭祀者呼告完畢之後,被放入河中,隨著水波向下游流去。

艾斯帶著魯夫走到安旁邊,看著一盞盞昏黃照亮了整條河和附近的陸地,在夏夜的微風中飄蕩搖擺著向前,和空中遙遠的銀河相互輝映。人們三三兩兩的聚集在水邊,竊竊私語著未來,虔誠的閉上眼乞求著順遂。

不遠處開心的跟祭祀者說話、還穿著表演服裝的路妃蹲在河堤邊,偶爾伸出樹枝把脫離隊伍卡在蘆葦叢中的水燈撥回水道中。

原來那天救了掉到水裡的路妃的就是今天的祭祀者─波雅‧漢考克,獨自一人待在這個山城裡的神秘少女。聽聞他家代代都是擔任祭祀者這個職務,不過在很久以前就已經搬離這個地方,只有四年一次會有代表出現在這城鎮中。

至於路妃去參加演出和擔任主要角色這件事,除了艾斯之外其餘兩姐弟都知道,這讓大哥非常鬱悶和灰心消沉。

「想要給艾斯驚喜嗎,嘻嘻!」

這是後來當事人的口供。

而和漢考克建立起友誼這件事更是讓大哥鬱悶至極,看著明顯對蒙奇家雙胞胎、尤其是對路妃非常有好感的美麗少女,大哥覺得危機感非常深重。

好不容易度個假也要整天堤防著外人,讓某人實在心力交瘁,不過另外三個倒是跟”外人”處得非常不錯。


於是最後的幾天假期在多了一人加入下,表面和諧、私底下卻暗潮洶湧的結束。



臨別之前的夜晚,漢考克帶著四人來到那天雙胞胎發生落水意外的地方,告訴四人那裏就是曾經她家先祖和鬼怪相識之地,並再度吹起那天路妃在她家聽到,在祭典上也演奏過、遠古流傳下來的鎮魂曲。


笛聲和少女的歌聲迴盪在昏暗幽靜的小路上、山壁間,歌頌著緣分和時間巧合的偶然。







11

開學之後迎來了高二逐漸開始加重的課業壓力,對此艾斯反而顯現的異常開心。

根據安的說法是,因為不用再擔心會有人突然冒出來打他家兩個小孩的主意,至於原本就有的他才不放在心上或看在眼裡。

可是這樣的好心情卻在開始上課的第二天被破壞殆盡。

「這位是轉來的新同學,以後要跟著各位一起奮鬥,請跟她好好相處。」

班導用著老年人特有的沙啞卻充滿中氣的嗓音說到,台下從新同學進入教室之後就癡傻成一堆白癡樣的同學們頓時發出歡呼。

「全部安靜。」

在鶴的瞪視下又迅速的禁聲。


「妾身叫做波雅‧漢考克,請多多指教。」

和台下的安相視一笑,又看看旁邊臉色迅速鐵青的艾斯,漢考克覺得自己不顧家裡反對來到這裡真是非常正確的決定。

安則是期待著等等下課時小雙胞胎的出現,和接下來日子的雞飛狗跳。於是嘴角的弧度又更加的抬高了幾分。



生活果然是處處充滿驚喜,看著和艾斯相交的視線擦出電流火花的新同學,安非常非常的愉快。




















fin
  1. 2010/07/06(火) 15:37:31|
  2. 未分類
  3. | 引用:0
  4. | 留言:0
<<作者有病 | 主頁 | 空之音>>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jan79109.blog126.fc2.com/tb.php/265-24e75dac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本院重症病患

米伯

Author:米伯
號稱是創作者的生物
停筆中


童年崩壞
新醬我老婆//

歡迎來玩///我家訪問

病史

案例分類

未分類 (87)
最近生活 (93)
閒聊 (33)
萌 (31)
黑籃 (6)
烙仕沁 (10)
屍鬼 (14)
蒼穹のファフナー (8)
ㄟ批ㄟ區 (47)
over night (16)
大事目蓋裏 (4)
思念之距 (7)
沙時計 (5)
銀他媽 (1)
全職 (1)

病歷噗噗

Plurk.com

病友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國旗國旗(口水

free counters

掛號人數

搜尋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