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阿米伯說故事

讓我娓娓道來

【D兄弟】破曉列車1~3

因為接下來要進入電影情節所以把先前陳撲貼上030

基本算是跟光旋律同系列的文章,不過此篇全員正常沒性轉這樣XD

還有就是...其實我只有在打第一篇和第二篇最前段的時候再聽曉之車

其它我都在loop寶兒的possibility(懺悔



















































01



















如我們終將為彼此送終,那時,是否還是會選擇別離?

那天,搭乘著拂曉的列車,從此開始的分離。

只因為我們的血液裡都躺留著渴望自由的鮮血,流浪是我們一定會踏上的旅途。

親愛的人啊,假使你知道我們旅途上終將不再相見,你是否願意為了我在那刻回頭、讓我追上你那不斷前進的腳步?












破曉列車












艾斯坐在桌前翻著厚厚的一疊裝訂好的腳本,臉上是一片空白。

分離,自古以來就和愛情一樣是常常被拿來創作的題材,尤其是分離加上愛情,真是一部貫穿古今的曠世鉅作。


對於現今已是世界級的知名導演來說,小小的分別並不是難以演繹難題,只是對於如何詮釋老友兼工作夥伴丟過來的最新作品,他一時找不到出路。

看著自己摘要出來、寫在封面前那短短的,第一時間看完的感觸,令原本就已經面無表情的他眼神更加空洞。


編劇薩奇這次丟了個大難題給他。


劇情其實並非難解,簡單來說還有點老套,可是麻煩就在這裡。


馬可拍拍艾斯的肩,告訴他要堅強。




這部劇本並沒有設定時空背景,是項大膽的舉動。



一切交由導演指示,如何在某個當下演繹出那個故事,可能穿越時空、可能只是江戶時代的短短數年,一切一切都是未定數。


其實並非身為前輩的老友刻意刁難,只是自家老闆和別家公司的老朋友一時酒酣耳熱、衝動之下口頭敲定的賭約。

兩個影藝大公司的老闆要來比看看究竟哪家公司的員工素質高,而可憐他們員工就是如此犧牲品的小綿羊。




不過這腳本也實在不明確到一個極點,真虧薩奇還可以寫滿滿的至少三百頁。

看著誇號內附註量多到站了幾乎兩百頁的腳本,真可以拿去放博物館,旁邊標示著”電影工藝的新里程碑”。真是創舉啊。


剛剛進房間來蹭過一輪的傢伙似乎因為自己沒有在身邊睡不好,抱著枕頭又彎著看起來就很危險的蛇形步伐,搖搖晃晃的來到艾斯的工作間。

看著努力想鑽進自己懷裡賴著的魯夫,艾斯無奈的拉開椅子和桌子間的間距,把人拉上自己的大腿。

「怎麼還不睡?明天不是還有通告要上?」
替他調了調位置好更穩當的坐在他身上,艾斯問道。

「你也還沒睡啊…」
嘟嘟嚷嚷的聲音糊成一團,讓艾斯忍不住愉快的笑了出來。

「好好好我這就去睡。」

看著沒幾秒就開始打著頻率穩定的呼嚕的魯夫,艾斯決定讓混亂不堪的腦袋冷卻一下。

於是抱起身上的人兒走進兩人的臥室。





那見鬼的劇本就在夢裡問問看自家那已經成鬼的兩老吧,艾斯胡亂想著,然後忍不住抖了一下。


雖然他只是想想可是還是算了吧,不要打攪老人家。





























02


















一次又一次的錯身,找不到、尋不了。

地球繞完一圈總會回到起頭,為什麼我們繞了地球那麼多圈,卻始終無法相見?

無論穿越了多少光年的時間,究竟,我的終點是否是在你的身旁?









艾斯在公司裡頂著黑眼圈繞來繞去的閒晃。

看看能不能碰到老爹或著老頭子也好,可不可以不要弄個這麼該死的麻煩給他?

演員已經內定好了,製作團隊也準備好了,資金設備一樣不缺,獨獨缺了最重要的整齣戲的內容。


對這個無聊的賭注,其實艾斯大可不必理會的推託掉,相信老爹不會在意這點小事,頂多再去和老頭子吵個兩三回就不了了之。


可是對於艾斯來說,雖然覺得這項差事麻煩的要死又搞的人快發瘋,搞得他想對兩位長輩抓狂吼叫一番。


卻也是一次不願放手的機會。


對於已經得到首肯的身分證明,那金光閃閃亮晃晃的多座獎杯並無法滿足自己身為導演的驕傲和尊嚴,對於能力的不斷精進,才是他一直在追求的。


所以即便盯著他轉了老半天也不知道在幹嘛的同事已經煩躁的有點想揍他,他也不會放棄的,只不過他現在得找個管道出出睡眠不足造成的火氣。



廣播中突然傳出一首莫名的樂曲,公司內的眾人聽到時只是稍微停頓了幾秒鐘,又繼續手邊的工作。

艾斯抬起頭看著撥出那首有點耳熟樂曲的廣播器,決定了他該往哪個方向去。


公司會在內不時不時隨機撥放些最新創作出來,還沒對外發表的音樂單曲,一方面讓員工們聽聽音樂保持工作效率,一方面也會從員工身上收回一些對最新歌曲的評語加以改進,一舉兩得。



那是魯夫和他那群團員最新的單曲,平時在家裡會聽他時不時的哼著,不然就是放出來練唱,難怪會覺得耳熟。朝著錄音室走去的艾斯想到。


對著錄音間內的人敲敲門示意自己要進去,打開的門後面出現的是近來頗熟悉的長鼻子。

「早安,騙人布先生。」

「早安…嗚噢!!艾斯大哥!你是怎麼回事?!」

被眼前臉色蒼白、黑眼圈深重、看起來十分憔悴的艾斯嚇到,騙人布忍不住發出驚叫。

「難道是魯夫…」

「沒有沒有,只是工作上有點不順所以煩惱了一陣子。」

看著面前自家老弟的經紀人先是露出"原來這種怪物也會有不順的時候”到後來那一臉感同身受”我懂我懂”的表情,艾斯忍不住苦笑了一下。


「怎麼會想來看魯夫錄音?」騙人布數著離結束前還有多少秒數,示意艾斯晚個一下下再進去錄音室。

不然魯夫那小子馬上就不會專心唱歌了。


他不像那頑皮猴子,纖細的他可經不起娜美的殘殺。


「剛剛聽到廣播再放,想說沒事做就過來看一看,」艾斯聳聳肩,「看看能不能有點靈感。」


「真是辛苦啊~」

「也該習慣了啊哈哈!!」


打過幾句哈哈之後騙人布推開錄音間的門。


「歡迎參觀,艾斯先生。」
































03
















看著錄音室這邊和玻璃對面的一團混亂,被放大的聲音,被渲染的歡樂,被這群活寶逗樂的艾斯抱著肚子笑得很開心。


好不容易繼續下去的錄音工程,他靜靜靠在牆上聽著從房間另一端傳來、透明乾淨,一如既往清脆的他的聲音。

如浪花潮水般迎面向他包圍過來,溫潤而暖和,彷彿置身於澄澈的藍色水底,周圍是水波反射的炫爛陽光。



帶著淡淡鹹味,海般的歌聲。














薩奇看著衝進工作間的艾斯,比剛剛離開時眼神晶亮有神了許多。

「我知道了!!薩奇!!現在開始給我把那個該死的劇本寫完!!」


苦笑著對不遠處的馬可聳聳肩,看著面前似乎終於豁然開朗、充滿鬥志的艾斯,薩奇和其他長年一起合作的工作夥伴知道接下來要開始忙了。









自從上次在錄音室唱歌唱到一半、看著艾斯衝出去之後,魯夫覺得似乎又好一陣子沒看到他了。

被告知接下來只要專心準備一個工作的魯夫現在正坐在某個他也搞不太清楚是哪裡的會客室裡,周圍圍繞著他的團員夥伴們,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而隨後魚貫而入的那些熟悉身影,讓他咧開了嘴笑得十分愉悅。


「爺爺你又幹了什麼蠢事啊?」


看著那似曾相似,一字坐開在自己對面的沙發上的人,魯夫用他充滿朝氣的語氣說出了讓其中一人差點吐血的話。


「誰幹蠢事了你這混小子!!這是對爺爺的態度嗎??!!」


「不是嗎?那為什麼你要坐在這裡啊?」

仗著那”許久不見”的哥哥就坐在老人家旁邊,完全口無遮攔的魯夫就這樣跟自家爺爺”溝通”了起來。

「上次不也是跟鬍子大叔賭輸了才…唉呦!!」

可惜連日來睡眠不足十分嚴重的艾斯無法及時阻止祖孫倆的肢體交流,所以老人家還是好好的”教導”了孫子一下。


「既然大家都心裡有數那我們就開始吧,小子們。」


看夠了蒙奇家鬧劇的艾德華‧紐蓋特,開口打斷了似乎永無止境的祖孫鬥毆,「進入正題吧。」





***





薇薇坐在最前頭第二排緊張的理著已經很整齊的裙襬,可雅輕輕的拍拍她緊張的發抖的雙手。

「沒事吧?」

「啊!…我沒事!真的…謝謝妳。」

對露出苦笑的薇薇回報溫柔的輕笑,可雅聽到騙人布叫她的聲音。

隨後是隨著一陣熱烈尖叫,從會場門口出現的眾多熟悉臉孔,正從紅地毯上魚貫的入場。

當那兩人併肩出現在會場的時候,她感覺到手掌心下的冰涼強烈的顫動了一下。


「那麼就由我們的主角之一來宣布開場吧!」

主持人的聲音從廣播器中被強烈的放送到會場的所有角落,而後是那充滿朝氣的嗓音。

「開始吧!”破曉列車”的首映會!」








  1. 2010/06/04(金) 15:31:29|
  2. 未分類
  3. | 引用:0
  4. | 留言:0
<<希望不會被當orz | 主頁 | 台中遊>>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jan79109.blog126.fc2.com/tb.php/256-2a6b9650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本院重症病患

米伯

Author:米伯
號稱是創作者的生物
停筆中


童年崩壞
新醬我老婆//

歡迎來玩///我家訪問

病史

案例分類

未分類 (87)
最近生活 (93)
閒聊 (33)
萌 (31)
黑籃 (6)
烙仕沁 (10)
屍鬼 (14)
蒼穹のファフナー (8)
ㄟ批ㄟ區 (47)
over night (16)
大事目蓋裏 (4)
思念之距 (7)
沙時計 (5)
銀他媽 (1)
全職 (1)

病歷噗噗

Plurk.com

病友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國旗國旗(口水

free counters

掛號人數

搜尋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