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阿米伯說故事

讓我娓娓道來

【aph。CP內詳】大事なものは目蓋の裏(重發)

剛剛在補完...然後原本想第三節課去上課的結果他o該死的第二節課就點名

所以索性就翹了(不過這樣就翹兩堂了....orz



總之又是塗改過後的文

應該有比較接近我自己想寫的東西、不過真是越跑越奇怪阿阿哭

因為都是剛睡醒的時候敲出來的、所以文句可能會不太流暢
總之在結局敲出來之前都會一直塗塗改改

加減看吧orz



因為感覺算是大福修改加薪耕所以不鎖










大事なものは目蓋の裏
隱藏在眼瞼下最重要的東西







應該是獨+南伊→伊(明明想打獨南伊卻被我寫的好像獨伊+南北伊orz)











「走了」

低沈渾厚的聲音在一片荒原中響起。


「……」

除了撇了眼身旁發出聲音的龐然大物,躺在草地上的少年完全沒有任何動靜。


「怎麼?捨不得他嗎?」

少年那一剎那的細微顫動並沒有逃過擁有良好視力的他。

「你這傢伙還真是沒心沒肺,他……好歹也陪伴了你這麼長的一段時間,你難道都不會傷心難過嗎?」

難得沒有擺臉色三句話不離髒字,少年只是閉上眼睛。
想要掉淚卻哭不出來,身邊可以幫忙哭的傢伙變成他們正在談論的對象。


「不會」

即使早就猜到回答,真正聽到卻是另一回事。


「因為我知道會在相見的,傷心難過只會使等待見面的時間變得漫長」

和爬起身瞪他的少年四目相對,平靜無波的聲音此刻卻讓聽者耳中產生出一種莫名情緒、漲滿胸口。


「而且、是他不准許我擁有那種心情」



可是、其實現在的你…已經在難過了吧。


看著轉移視線望著天空的他,少年沒說出口。


















「走了走了,待在這裡真沒意思。」

直到風吹盡最後一絲餘煙,這是少年在這片草原上留下的最後一句話。




















あなたの前に何が見える?
在你的前方能夠看見什麼呢?






乘坐著腳下巨大的怪物,羅維諾覺得即使再過幾百個世紀他仍然不會習慣再天空飛翔的感覺。

強勁的風從耳邊呼嘯而過,兇猛的氣流頑皮的翻弄著他的頭髮和身上的衣服,原本用來綁著兩個人的皮帶如今只能多繞個幾圈在自己身上,對好不容易已經習慣了危險飛行的他來說顯得有些束縛的怪異。

抱著眼前巨大閃耀的尖刺,屁股下是滑不溜丟的鱗片,原本不盡舒適的旅途現在變的更加不愉快,被遺落在上個地點的毛毯不是因為被忘記,而是不想帶走。

原本在背後的背包如今只能抱在懷裡,地圖已經在之前經過時還給了原主,畢竟,在接來來沒有目的的旅行中也不需要了。而火種什麼的也從破口中跌落底下不見底的山谷。就像他不久前的心情,如果不是因為被高空的冷空氣凍到腦袋僵硬運轉不能,或許還會持續到現在。

『到達下一個城鎮後我們就休息個幾天吧。』

腦袋裡響起低沈渾厚的聲音,敲開了幾根被冰塊堵住的腦神經,讓羅維諾神智稍微醒了些。

『啊。』

雖然比較喜歡在他耳朵旁邊吼叫,但是就現在看來就算開口說話也只能被深幽的山谷聽到,他是不太期待這怪物能聽到那微弱的回音,只好不太熟練的在心理發話。




色とりどり魅力溢れる世界?
充滿魅力色彩的繽紛世界?





記憶中似乎從不曾在飛行途中想睡過,拉緊斗篷的開口,羅維諾回憶著從前自己在龍背上都在幹些什麼排遣睡意。


──抱緊前面那個似乎從來不曾坐穩過的小傢伙、吵他不讓他睡著、捉弄他、等他從袋子裡掏乾糧出來餵他…──



明明早在遇見那孩子時就以預見現在的結果,但是,當懷中的暖熱消失之時,看盡人情的他還是感到一股空前的、無法言明的情緒。







因為菲利奇亞諾已經不在了。





最懂得他們的那個小傢伙已經再也不會對著他們微笑了。





舉目所見儘是一片荒蕪。










































如果人類對於他們所未知的事物仍心存畏懼

世界是否會更加和諧美好?





不算特別熱鬧的小酒店從窗口透出溫暖的燈光,被”吱呀”一聲推開的老舊木門走進一高一矮的兩個身影。

高大的金髮青年跟在略微矮小的褐髮少年之後,引起了在這聚集的小鎮男人們的注意。

畢竟在旅遊的淡季,身著斗篷看來風塵僕僕的人很是少見、雖然不是沒有,但是還是少招惹一點──誰知道會是什麼樣的人才會在寒冷又了無生息的一片雪白中旅行?

「五瓶啤酒還有一杯水果調酒。」被拖著坐到靠近窗口的雅座上的青年解下斗篷說到,褐髮少年在給了同伴一個白眼後補充,「再來客蔬菜燉飯,飯多一點!」

等待服務的期間只見青年閉目養神,少年不耐的環顧著四周並用指節將桌面敲的喀喀響,並對著朝他們投去好奇眼光的人狠瞪。

看著青年在少年到快要把桌子敲破個洞之前伸手抓住那隻不安份的小東西,男人們竊笑個幾聲後回到原本在兩人進入之前在做的事──喝酒打鬧喧嘩,好度過這無聊冷清、平凡又一成不變的冬日夜晚。



大事なものは目蓋の裏
隱藏在眼瞼下最重要的東西





在那位縮塞在角落的老先生打擾之前,路德維希正進行著連日來少數的休息。

長途飛行不是沒有過,那時候他消耗的體力比現在更多了不知道多少倍,但是在那一個個得以安眠的夜晚對比之下,只要陷入睡眠就會在惡夢裡翻滾掙扎的他感覺前所未有的疲憊,就算他不用再繼續注意身上的人有沒有被吹掉或無時不刻的必須停下吃食再起飛。


制止了讓自己更為心煩的噪音製造動作,他感覺到羅維諾瞪他,但是路德維希卻不想睜開眼睛回應,他只是放開了少年其實並不強壯的手臂。

雖然剛剛那瞬間他們都感應到身上發勝的變化和似乎有什麼從交接的地方流過,但是他還是放開了手。


他們都清楚、缺少了那個媒介而直接交握的地方冷的像被冰雪女王親吻過一樣,寒冷撤骨。


羅維諾在座位上扭來動去了一會兒之後,也悄悄闔上眼簾。


他們都是那般想念那在陽光花園裡的燦爛、調皮搗蛋卻又可愛的想讓人親親揉揉──然後再予以摧毀的笑顏。





こうして閉じれば見えてくる
只要輕輕閉上雙眼就能看見

















































總之就是這樣ˇ(揍
還是想挑戰回述寫法

居然挑了兩個最不會抓個性的人來寫...orz
總之因為還是很想睡所以就先這樣姆
  1. 2009/11/03(火) 11:48:22|
  2. 大事目蓋裏
  3. | 引用:0
  4. | 留言:0
<<大推薦!!! | 主頁 | 第七章後半>>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jan79109.blog126.fc2.com/tb.php/175-18eb6936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本院重症病患

米伯

Author:米伯
號稱是創作者的生物
停筆中


童年崩壞
新醬我老婆//

歡迎來玩///我家訪問

病史

案例分類

未分類 (87)
最近生活 (93)
閒聊 (33)
萌 (31)
黑籃 (6)
烙仕沁 (10)
屍鬼 (14)
蒼穹のファフナー (8)
ㄟ批ㄟ區 (47)
over night (16)
大事目蓋裏 (4)
思念之距 (7)
沙時計 (5)
銀他媽 (1)
全職 (1)

病歷噗噗

Plurk.com

病友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國旗國旗(口水

free counters

掛號人數

搜尋欄